懷 素


唐代大書家懷素,俗姓錢,字藏真,湖南零陵人,幼時出家。唐玄宗開元十三年(725年)──唐德宗貞元元年(西元785年),終年61歲。他是書法史上領一代風騷的草書家,與唐代另一草書家張旭齊名,人稱張顛素狂或顛張醉素。因自小忽發出家之意,二親難阻,進入佛門後,改字藏真。史稱零陵僧或釋長沙。為了學習書法,在漆盤上練字,竟把盤子都磨穿了。他不辭辛勞,千裡求教,可見其專學之毅力,其草書風格,為歷代書家所欽羨。所謂醉素,緣由這位出家人嗜酒茹葷,醉後草聖欲成狂便發,不分牆壁、衣物、器皿,任意揮寫,敢從破體變風姿,字字筆走龍蛇,風驟雨旋,筆下氣勢磅礡,著實給人以劍氣凌雲的豪邁感。懷素的草書用筆圓勁,使轉如環,所學對象不拘一格──大自然、長輩、再傳弟子,甚至在公孫大娘的舞劍中也能穎悟筆法,此種精神,是這位大書家成大器的秘奧所在。他也能做詩,與李白、杜甫、蘇渙等詩人都有交往。 

他的草書,出于張芝、張旭。唐呂總《讀書評》中說︰懷素草書,援毫掣電,隨手萬變,宋朱長文《續書斷》列懷素書為妙品。評論說︰如壯士拔劍,神彩動人。

《高僧傳》記載,懷素的曾祖父錢岳,唐高宗時做過緯州曲沃縣令,祖父錢徽任延州廣武縣令,父親錢強做過左衛長史。陸羽《懷素別傳》說︰懷素的伯祖父釋惠融也是一個書法家,他學歐陽詢的書法幾乎可以亂真,所以鄉中稱他們為大錢師,小錢師。

懷素小時候家裡很窮,年少時就出家當了和尚,誦經坐禪等佛事之餘,他對練字產生了興趣。因為買不起紙張,就找來一塊木板和圓盤,塗上白漆書寫。後來,懷素覺得漆板光滑,不易著墨, 就又在寺院附近的一塊荒地,種植了一萬多株的芭蕉樹。芭蕉長大后,他摘下芭葉,鋪在桌上,臨帖揮毫。由於懷素沒日沒夜的練字,老芭蕉葉剝光了,小葉又捨不得摘,於是想了個辦法,乾脆帶了筆墨站在芭蕉樹前,堅持不懈地練字。他寫完一處,再寫另一處,從未間斷。這就是有名的懷素芭蕉練字。又用漆盤、漆板代紙,寫至再三,盤板都穿,禿筆成塚。
李肇《唐國史補》中曾描寫道︰懷素好草書,自言得草聖三昧,棄筆堆集埋于山下,曾曰筆塚。懷素棄筆成塚,盤板皆穿的勤學苦練精神,難怪李肇說他有筆如山墨作溪。

 


習  書 生 平

懷素草書在青少年時代已經遠近聞名。當時有位朱逵處士,聽說少年和尚草書有名,特從遠處趕來衡陽,拜訪懷素,並贈詩道︰衡陽客舍來相訪,連飲百杯神轉王。筆下唯看激電流,字成只畏盤龍走︰怪狀崩騰若轉蓬,飛絲歷亂如回風。于今年少尚如此,歷睹遠代無倫比。永州太守王邕也親自登堂拜望懷素,贈詩道︰衡陽雙峽插天峻,青壁巉巉萬餘仞。此中靈秀眾所知,草書獨有懷素奇。懷素身長五尺四,嚼湯誦咒吁可畏。銅瓶錫杖倚向庭,斑竹秋毫多逸意。我牧此州嘉相識,又見草書多慧力。懷素懷素不可得,開卷臨池轉相憶。


(一)向李白求詩
唐肅宗乾元二年(759),懷素二十二歲。這年李白已五十九歲,在巫峽遇赦後,從長流夜郎乘舟回江陵。在南游洞庭瀟湘一帶時,被懷素找到求詩。兩人雖是忘年交,
李白精神十分振奮,當即寫了一首《草書歌行》,讚揚他︰少年上人號懷素,草書天下稱獨步。墨池飛出北溟龜,筆鋒殺盡中山兔。起來向壁不停手,一行數字大如斗。恍恍如聞神鬼驚,寸寸只見龍蛇走。左盤右蹙如驚電,狀同楚漢相攻戰。湖南七郡凡幾家,家家屏障書題遍。王逸少,張伯英,古來幾許浪得名。張顛老死不足數,我師此義不師古。古來萬事貴人生,何必要公孫大娘渾脫舞。


(二)向徐浩求筆法 向蘇渙求詩
唐代宗寶應元年(762),懷素三十一歲。他由零陵出發,作萬裡之行,求師訪友,向當代名家探求筆法,經衡陽、客潭州。于代宗大歷三年(767),南下到廣州向徐浩學筆法。
黃山谷︰唐自歐、虞後,能備八法者獨徐會稽(浩)與顏太師(真卿)耳。(《題徐浩碑》)詩人蘇渙在長沙遇見了懷素。當時正是徐浩去廣州任刺史,懷素要蘇渙題詩,蘇渙就寫了兩首詩,一首是《贈零陵僧兼送徐廣州》,另一首是《懷素上人草書歌》︰張顛沒在二十年,謂言草聖無人傳。零陵沙門繼其后,新書大字大如斗。興來走筆如旋風,醉后耳熱心更凶。忽如裴舞雙劍,七星錯落纏蛟龍。又如吳生畫鬼神,魑魅魍魎驚本身。鉤鎖相連勢不絕,倔強毒蛇爭屈鐵。西河舞劍氣凌雲,孤篷自振唯有君。今日華堂看落,四座喧呼嘆佳作。回首邀余賦一章,欲令羨鏟齊鐘張。琅誦口句三百字,何似醉僧顛復狂﹗忽然告我游南溟,言祈亞相求大名。亞相書翰凌獻之,見君絕意必深知。南中紙價當日貴,只恐貪泉成墨池。

詩中稱揚懷素是草聖張旭之后唯一繼承人,稱揚徐浩的書法幾乎凌駕于王獻之之上,如果懷素得到徐的賞識,定會洛陽紙貴。貪泉一詞是雙關語,一指水名,在廣東南海縣西北;一指貪錢、貪財。末句大有深意。不出所料,後來徐浩成了貪官。《資治通鑒》代宗大歷五年,說他貪而佞,傾南方珍貸以賂(元)載。


(三)拜訪鄔彤
次年,懷素北上岳州。《自敘帖》上說得很清楚。恨未能遠睹前人之奇跡,所見甚淺。遂擔芨杖錫,西游上國,謁見當代名公。錯綜其事,遺編絕簡,往往遇之。豁然心胸,略無凝滯;魚箋絹素,多所塵點。

他到了南昌,寫了一首《洪州詩》,抒發胸中的抱負。此詩已佚,只在宋代董迪的《廣川書跋》中留下了漢家聚兵楚無人一句。董迪解釋道︰懷素似不許右軍得名太過,謂漢家聚兵楚無人也,其與阮籍言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氣也略等矣。可知懷素胸懷大志,要超過前人。

鄔彤是懷素的表叔,懷素便拜表叔為老師。鄔彤是張旭的學生,顏真卿的同學。鄔彤便把他留在家中,把張芝臨池之妙,張旭的草書神鬼莫測,王獻之的書法如寒冬枯樹等,一一給懷素講解;鄔彤又將作字之法的一個悟字教給懷素。所謂悟,就是要抓住自然界的某些現象,如山巒、鳥獸、虫魚、花果、日月、星辰、風雨、雷霆等等,加以觀察、分析、研究,從中得到某種啟發或感受,並把自己的喜怒哀樂等感情灌注在草書之中,因此獲得了許多成就。

一天,懷素要辭別而去,鄔彤對他說︰萬裡之別,我無一物相贈,很感抱歉,我想有件寶贈送您。當時傳說,鄔彤藏有王羲之的《惡溪》、《小王》、《騷勞》三帖,這是無價之寶,懷素認為表叔將以此物相贈,可是臨走時,鄔彤對懷素道︰草書豎牽,似古釵腳,勉旃﹗意思是說草書的直連(如豎),應像古代的釵腳那樣的古圓渾,希望你勉勵吧﹗


(四)看夏雲隨風
懷素離別了鄔彤,這次是應禮部尚書張謂的邀請,去京城長安。唐代任華有詩記載道︰狂僧,狂僧,爾雖有絕藝,猶當假良媒,不因禮部張公將爾來,如何得聲名一旦喧九垓。
古人說︰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懷素對鄔彤的諄諄教誨是刻骨銘心的。有一天,懷素看見幾塊浮雲,像棉花團似的一朵朵分散著,映照著溫和的陽光,雲塊的四周射出金色的光輝,太陽已被浮雲遮蔽住了,不禁令他憶起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的李白詩句。一會兒這些積雲又很快地消散了,它們又成為扁球狀的雲塊,雲塊間露出碧藍色的天幕,遠遠望去這些白雲就像草原上雪白的羊群,一會兒像奔馬,一會兒像雄獅,像大鵬,有的像奇峰。忽然烏雲密布,雷電齊鳴,風雨大作。這時候他恍然想起鄔老師說的一個悟字,我何嘗不可把這些夏雲隨風的變化運用于狂草之中呢﹗正如《懷素別傳》所說︰吾觀夏雲多奇峰,輒常師之。又說︰其痛快處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一一自然。從此懷素的狂草,有了一個飛躍,衝破了王羲之、王獻之受章草的影響束縛,創造性地形成了他自己的狂草風貌。

  

(五)看公孫大娘劍器舞
《樂府雜錄》記載︰開元中有公孫大娘善舞劍器,僧懷素見之,草書遂長,蓋準其頓挫之勢也。公孫大娘是開元時有名的女舞劍家,她的弟子也擅長舞劍。詩人杜甫《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寫道︰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詩中還說劍光明亮閃爍,好像后羿射落九日;舞姿矯健輕捷,猶如群神駕龍飛翔;舞劍開始時,前奏的鼓聲暫歇,好像雷霆停止了震怒;舞罷時,手中的劍影好像江海上平靜下來的波光。懷素看了公孫劍器舞后,大受啟發。由此他的狂草在畫形分佈、筆勢往複中增強了高昂回翔之態;在結體上也加強輕重曲折、順逆頓挫的節奏感。


(六)向顏真卿求張旭筆法
懷素四十歲至京兆,向顏真卿求教筆法,並請作序以冠諸篇首。《廣川書跋》說︰書法相傳至張顛后,魯公(顏真卿)得盡于楷;懷素得盡于草。
懷素是透過顏氏而學到張旭筆法的。顏真卿說︰我二十多歲時,曾游長安,師事張旭二年,略得筆法,自以為未穩。三十五歲,從醴泉罷職回來,又特往洛陽去訪張旭,繼續求教。有次我再三要求張長史教筆法,長史許久不說,乃左右盼望,心情不舒暢而去,我跟在他后面,走到東竹林院小堂裡,張公坐在床上,命我居于小榻邊,說道︰筆法玄微,難妄傳授,非志士高人,豈可言其妙﹗書之求能,且攻真草,今以授子,可須思妙。張旭舉出十二筆意授顏真卿,顏之把十二筆意即平謂橫、直謂縱、均謂間、密謂際等傳授給懷素。又問懷素道︰你的草書除了老師傳授外,自己有否獲得感受?懷素道︰貧僧有一天傍晚,曾長時間地觀察夏雲的姿態。我發現雲朵隨著風勢的轉化而變化莫測,或如奇峰突起,或如蛟龍翻騰,或如飛鳥出林,驚蛇人草,或如大鵬展翅,平原走馬,不勝枚舉,美妙無窮。顏真卿說︰你的夏雲多奇峰的體會,使我聞所未聞,增加我的廣識,草聖的淵妙,代不乏人,今天有你在,后繼有人了。

 

                                                                                                                                                                                                              一天,平原(今屬山東)太守顏真卿路過懷素和尚所居的綠天庵,二位書法家相見,十分歡悅。酒至半酣,懷素揮毫寫了一聯:白蟒過江,頭頂一輪明月。請顏太守即興而對。顏真卿乃開元進士,曾作殿中侍御史,應對此聯有何難得,于是接過大筆,以正楷書賦了下聯:烏龍掛壁,身披萬點金星。

懷素一看,讚曰:太守不僅行書遒勁郁勃,正楷更爐火純青。正在讚賞之時,小和尚前來添酒,懷素指著上下聯笑曰:徒兒啊,這上、下聯各詠一物,你可知道?

那小和尚本是個聰穎過人的少年,只見他略一思忖,便回答是油燈和杆秤!顏真卿誇曰:名師出高徒!

 

 


(七)晚年撰經
懷素晚年在四川成都寶園寺度過。貫休詩︰師不談經不說禪。《唐釋懷素食魚帖》后李璜說
懷素既食肉又食魚《金壺記》說他是一日九醉。大概醉翁之意不在酒,狂僧不為酒,狂筆自通天,他志在狂草而已。


懷素對佛學也很有研究︰有位曇元德尊,從《律藏》中選編了一部《四分律》。相州日光寺有個叫法礪的法師也研究《四分律》,著有《四分律疏》。有一天,他聽了懷素對《四分律》的解釋,大為吃驚,感嘆道︰我研習這書三年了,古人的義章錯誤實在太多,解釋的任務要落在你的肩上﹗從此
懷素編撰《四分律開宗記》懷素還懂梵文,能翻譯。他的堂叔父錢起有詩道︰釋子吾家寶,神清慧有餘。能翻梵文,妙盡伯英(張芝)書。

他晚年患風痺病,于貞元十五年圓寂,享年六十二歲。
 


懷  素 狂 草 的 師 承 和 風 格

懷素晚年草書趨于平淡。他存世草書墨跡很多,著名的《東陵聖母帖》,是含有章草筆意的優秀作品;《苦筍帖》、《千字文》和《自敘帖》,均為狂草,筆勢狂怪怒張,神彩飛舞,可以說是著力的佳作。懷素留下的草書《四十二章經》、《論書帖》、《去夏帖》、《貧道帖》、《逐鹿帖》、《酒狂帖》、《食魚帖》、《客舍帖》、《別本六帖》、《藏真帖》、《七帖》、《高座帖》、《北亭草筆》等。

懷素狂草的師承關係,還應該追溯到張芝、索靖、鍾繇、王羲之、王獻之等人。懷素的狂草比起二王的草書來,要狂逸得多了。任華詩道︰古來草聖無不知,豈不知右軍與獻之,雖有壯麗之骨,恨無狂逸之姿。任華又說︰張老顛殊不顛于懷素,懷素顛乃是顛。貫休雲︰張顛之后顛非顛,直至懷素之顛始是顛。這些人說明懷素以狂繼顛,他的狂草在前人的基礎上又邁出了一大步。同時也說明了以狂繼顛,正是以師承源流而說的。


但懷素的狂草也不是隨意塗塗寫寫的,而是出規入矩的。明代
項元汴說過︰予僅得宋秘所藏《苦筍》一帖,其用筆婉麗,出規入矩,未有越于法度之外。疇昔謂之狂僧是不解其藏正于綺,蘊真于草,槁巧于樸,露筋于骨。觀其以懷素稱名,藏真為號,無不心會神解,若徒視形體,以點畫求之,豈能窺其精妙﹗這段活對領會懷素在書法藝術上的成就,可以得出一個比較正確的認識。項氏原來只知道懷素是狂僧,而不知道懷素取名藏真的用意,讀了藏正于綺,蘊真于草之后,乃心領神會懷素的抱負和他的奮鬥目標。


懷素的狂草風格是糅取各家之長而形成的。他兼容並蓄地把篆書、隸書、蝌蚪文、蟲書、稿草、章草、飛白等筆意容納在其中。所以
有人說狂草的瘦勁樸野則出于蟲、篆;點畫波發則出于八分;轉換背向則出于飛白;沈著痛快則出于章草。


黃庭堅說過,數百年來只有三個半人懂得這個道理。這三個半就是張旭、懷素和黃庭堅自己,蘇舜欽只能算半個。他說︰近時士大夫罕得古法,但弄筆左右纏繞遂號為草書耳﹗不知與蝌蚪、篆、隸同法同意,數百年來唯張長史、永州狂僧及余三人悟此法耳。蘇才翁有悟處而不能盡其宗趣,其餘碌碌耳﹗


草書是由行書發展而來。后漢時的張芝,學崔瑗、杜度的草書之法,創變成了今草︰后來王羲之在張芝今草的基礎上除去了一些章草的波磔,結合楷書筆法創了王羲之派今草(即行草)。
王獻之又在其父行草的基礎上變方筆為圓筆,字畫更為秀媚流暢,便變革為破體書。唐戴叔倫《懷素上人草書歌》道︰
  楚僧懷素工草書,古法盡能新有餘。
  神清骨竦意真率,醉來為我揮健筆。
  始從破體變風姿,一一花開春景遲。


懷素的狂草脫胎于張芝、王獻之的一筆書。一筆書即字字相連,一筆而成,多用中鋒,融合圓字,一氣呵成。懷素圓而長的筆畫,有春蚓秋蛇、奔蛇走虺之趣。
顧複《平生壯觀》評懷素說︰《千文》、《自敘》、《苦筍帖》,有春蚓秋蛇之意,變化不可端倪,險絕也。


懷素的筆法有的脫胎于雕蟲篆。他的狂草風貌,有時遒勁,垂畫纖長,旋繞屈曲,同雕蟲相像。前人謂懷素的狂草為雕蟲之美,獨步當時。有的學自索靖的銀鉤蠆尾。他的狂草風貌,有時筆畫如絲如發拖得很長,似斷非斷,似續非續。正如任華說的或如絲,或如發,風吹欲絕又不絕,貫休說的或細微,仙衣半縫金線垂一樣。
懷素《自敘帖》中常接游居、張旭之作也等字細如絲發,正是索靖的銀鉤蠆尾。

懷素的狂草風格又似筋書。《筆陣圖》︰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聖,無骨無筋者病。懷素狂草妙在瘦,張旭狂草妙在肥。
黃山谷說︰懷素草書,暮年乃不減長史,蓋張妙于肥,藏真妙于瘦,此兩人者,一代草書之冠冕也。
孫過庭《書譜》雲︰觀乎懸針垂露之異,奔雷墜石之奇,鴻飛獸駭之姿,鸞舞蛇驚之態,絕岸頹峰之奇,臨危據槁之形。或重若崩雲,或輕如蟬翼;導之則泉注,頓之則山安;這些姿態在懷素《自敘帖》中都有表現。


作  品  賞  析

http://www.artbook.cn/tsjj.asp?bm=52957&data=zkc    

http://www.zgsf.com.cn/cgi-bin/view.cgi?forum=11&topic=2    

《聖母帖》
據久列仙全傳
《 東陵聖母傳》謂:"東陵聖母,海陵人,師事劉綱得道,能易形變化,隱顯無方。適杜氏,杜不信道,常恚怒之,聖母時或理疾救人,而有所詣,杜恚愈甚,遂訟官出之云:下聖母奸妖,不理家務。一官收聖母付獄,頃之從獄窗中飛去,眾望之,見轉入雲中,留所著履一緬在窗下,遠近立廟祠之,禱祈立效,常有一青鳥,即集盜人之屋,是路不拾遺,歲月彌久,亦不復爾,至今海陵人,不敢為偷盜之事,大者風波沒溺,虎狼吞噬,小者即病傷也。"《聖母帖》為頌揚聖母之文,王世貞《藝苑。卮言》評日:藏真書雖從二張 - 張芝、張旭 - 草聖中來,而結法極謹密晚年書圓熟豐美又自具一種姿態,大要從山陰派中來素師諸帖皆遒瘦而露骨,《聖母帖》獨勻穩清熟,妙不可言"此帖款末雖未署名,但從其輕逸圓轉的筆法來看,當為懷素所書。

八大山人藏宋拓母帖卷 絹本,無年款。縱二九五厘米,橫二三九厘米。八大山人在釋文後面,寫了一段短跋,評論懷素的草書,甚有見地,今錄于下:綠天庵(即懷素)《自序》、《千文》等帖醉書。一本於張有道之玄;唯《聖母帖》醒書,得索幼安與張有道之整。因想見漢二家書法,皆生長酒泉州郡,一去而為屬國,綠天庵書,那得不珍重之?戊寅小春。八大山人題於在芙山房。

王羲之的行草,一般說來,行距、字距都有較空寬舒靜的感覺。而懷素的狂草,行與行、字與字大都安排緊湊茂密,全篇佈局有一盤棋的整體感。他草字的結體,大小、上下、左右、前后、正斜,往復迴旋,曲折起伏,幅度極大。主次、虛實、揖讓、呼應、收放,奏節和諧。字裡行間,渾然一體,顯示了書法藝術的魅力。總之,懷素狂草的結體已擺脫了王羲之受章草影響的束縛,大大地變革了王體字字獨立的局面,而擴大了回環繚繞相拘連的運動幅度的旋律。

HuaiSu-SaintMother1.jpg (135124 bytes)

HuaiSu-SaintMother1b.jpg (181120 bytes)

HuaiSu-SaintMother2.jpg (141854 bytes)

HuaiSu-SaintMother2b.jpg (175581 bytes)

八大山人手書聖母帖釋文

八大山人對此帖如此珍重,當然用過很多工夫研究。但是這幅懷素的草書中的草法,實在難於辨識,前人連董其昌在內,都作過釋文,也都有錯誤,八大山人的釋文好像沒有參考前人所釋,或許也有錯誤。

 

《苦筍帖》

懷素絹本墨跡,草書法帖。帖前有清乾隆題簽并書引首醉僧逸翰。帖后有宋米友仁、聶子述,明項元汴,清李佐賢、陸潤痒等題識;又有宋寶慶改元九月九日重裝。松題記款,疑為《蘭亭續考》編者俞松所書。鈐有宣和政和紹興內府圖書之印歐陽玄印項子京家珍藏正誼書屋珍藏首書乾隆御覽之寶永瑆之印恭親王等鑒藏印。

(Another copy)

此帖宋時曾入紹興內府收藏,后歷經元歐陽玄,明項元汴,清安岐、乾隆內府、永瑢、永瑆、奕訢、戴瀅等收藏。《妮古錄》《書畫記》《平生壯觀》《墨緣匯觀》《書畫鑒影》等書著錄。曾刻入《大觀帖》《三希堂續帖》《詒晉齋帖》等匯帖。現藏上海博物館。

《苦筍帖》縱25.1厘米 12厘米 無年款。兩行十四字, 字雖不多,但技巧嫻熟,精練流逸。運筆如驟雨旋風,飛動圓轉,雖變化無常,但法度具備。黃庭堅《山谷題跋》:張妙于肥,藏真妙于瘦。從此帖看亦是多用枯墨瘦筆。盡管筆畫粗細變化不多,但有單純明朗的特色,增強了結體疏放的感覺,不僅能使我們觀賞到嫻熟的筆法和行雲施雨、走蛇舞龍般的線條之美,同時還能直接感受到作者書寫時的內在氣質。


 

《自敘帖》
兩岸學者台北研討唐代懷素《自敘帖》真偽側記 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5/2957622.html 

台北懷素《自敘帖》真偽將被再次公審http://news.xinhuanet.com/taiwan/2004-10/24/content_2132674.htm    

假國寶:懷素自敘帖研究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40856    

自敘帖為墨跡本,筆勢雄強狂縱,變化莫測。字字能上下連屬,意貫行氣,要貫氣就要防止字字粘在一起,要行行有活氣,所謂活氣,就是它既能承上啟下,又能自出機杼,既能連屬又能飛動︰它的行筆要筆斷意連字斷勢連,行斷而氣連,顯得更有精神。如醉來信手一行中的采字,其中的很長的豎連,那一直可以說是承上啟下的,再加中間的幾撇,這一字便成這行中畫龍點睛的一個字。正如貫休所說,東卻西,南又北,倒又起,斷復續,已有千姿百態的變化了。《自敘帖》全篇七百零二字,一百二十六行。洋洋洒洒,一氣呵成,真如龍蛇競走,激電奔雷,它是一種圓轉流暢的書法藝術。《自敘帖》的結體可以從下面數點來賞析︰

(一)以圓破方,方圓結合。
懷素的狂草,不僅大量使用圓筆圓線,而且運用了圓筆圓線組成的圓形字。漢字是以方塊體為基礎的,如大、小篆書多長方形,隸書多扁方,楷書多正方,行草書則長扁。但隨著今草和大草的出現,由於筆畫的高度省儉和運筆速度的加快,已打破了方塊的外形,趨于圓轉,特別透過懷素浪漫主義的誇張,巧妙地創造,其書法的外形已達到
以圓破方,化方為圓,給入耳目一新的感覺。在《自敘帖》中,一些無外框的字,如評、滿、疑等字,已經塑造出圓的字形來,這不能不說是懷素的一個創造。

但不論獨體字還是合體字,亦不論點畫的長短、疏密、參差如何變化,總是萬變不離方形,故圓中有方,方中有圓,方圓互用。因為方和圓也是相比較而存在的,無方即無所謂圓,故在圓中有方,方中有圓,則更顯出動和靜也是相對而存在的。

(二)從破體書發展成為解體書。
王獻之的破體書就是敢於打破其父王羲之的受章草舊法的束縛,從打破一般的平正方整和布白的方法。而懷素的狂草也就是敢于打破王獻之以前的布白、乎正的方去,懷素在字形佈局,在字與字,行與行之間,上下參差,左右錯落,大小相間,大大地擴大了回環繚繞相拘連的運動幅度,已經打破了破體書的束縛,
從破體書而進入解體書。所謂解體,就是基本上打破前人結體的體勢和一切成法,熔篆、隸、真、行、草為一爐。創造了為自己獨有的新的草書體,即所謂狂草。

(三)不拘成法,以險取勝。他要打破一般的乎正、方整以及縱有行、豎有列等等布白方法,在字與字、行與行之間,上下參差,左右錯落,大小相間以險取勝,則更為突出。懷素 取了各種藝術手法使之富于變化︰


《小草千字文》

局部清晰圖片: http://www.9610.com/huaisu/qzw.htm    

小草千字文墨跡。貞元十五(公元799)書。懷素千字文有多種,而以小字貞元本為最佳,又稱《千金帖》絹本,八十四行,一零四五字。明莫如中說:素絹本千字文真跡,其點畫變態,意匠縱橫,初若漫不經思,而動遵型範,契合化工,有不可名言其妙者,此本為懷素晚年所書,當為狂險之極而復歸平淡之作。


(一)大破大立。懷素大膽地逾越規矩,但又有一定的出規入矩。
破和立也是相對而說的。孫過庭《書譜》謂︰至如初學分佈,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第一個正是合乎規矩的立,險絕就是破,至於第二個復歸平正乃是破后的新立,也是法書險絕以後的新平衡。不破不立,立就是穩,破就是險,只有大破大立才能出現無限風光。
(二)大疏大密。在布白中對疏密變化的安排,正是懷素著力探究的重要課題。如醉來信手四字中,來字豎筆,極力伸長,幾乎占了一行的一半,可謂大疏;而其他三個字僅占半行,可謂大密,即每行字之間是實中有虛,虛中有實。
(三)篇章佈局,既有變化又有統一。 


(Go Back)